秋不知夏物语

自我嫌弃

【旧剑梅林】予你三日

        亚瑟住在海边的小镇。早上,亚瑟踩着自行车载着阿尔托莉雅去往市场。经过海滩,阳光照射在他们身上拉起一道长长的影子。
       不经意间,亚瑟见到海滩远处的海平面上的飞机残骸,现在还有船只在附近打捞在远方带起涟漪。
        亚瑟皱起眉,脑中一片空白。“那里发生了什么?”
       阿尔托莉雅放下手中的面包,“飞机失事,几天前坠机了,无人生还。是突如其来的灾难。”
       “忘记了还是很麻烦啊。”阿尔托莉雅略微听到亚瑟的自言自语。这种感觉极差,就像偶尔坐在椅子上,想不起自己的名字,脑袋空白一片,被世界排除在外,但很快就消失不见。亚瑟盯着海平面上的残骸,“阿尔托莉雅,有没有感觉到我们在这里太过安静了一点?
       “哎?不是挺好的嘛?”
       亚瑟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,“我们好像本来就没有时间去看天空,现在才发现天空很漂亮。”有多久未抬头恳诚地望向天空,有多久未见过蔚蓝的天空。
 
       亚瑟推着自行车往前走,阿尔托莉雅将一袋袋蔬菜放入篮子里。“记得煮饭啊。”说完随即跑往学校。
       亚瑟看了眼堆积如山的蔬果,似乎轻轻一动就会滑溜滑溜地滚下。骑上自行车沿原路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到海滩路边,碾过碎石,单车一阵颠簸,篮上的顶端蔬果承受不住,吱溜一声掉在距离路上4米下的海滩。
       是阿尔托莉雅喜欢的蔬菜。
       不捡都不行。
       停下单车,跑往海滩,捡起蔬果拍掉沾上的沙子,转身的瞬间见到海上岛屿,偶尔有几只海鸟鸣叫。
        安宁静谧的生活也挺好的。
       亚瑟笑笑,笑容尚未笑尽脸上就突然被贴上冰        冻的事物。
       “嘶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呀……”始作俑者在吐出短促的音节后笑嘻嘻看着亚瑟。见亚瑟一脸疑惑看着自己,拿着奶茶的手无力放下,低声说着:“这样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 海风吹起男人的白色长发,也吹起男人的不合时期的衣服,在大热天里穿着大长袍,一副舞台剧的扮演者。
        男人说:“这位同学我见你一脸怀恋,能否分享点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呢。你有故事我有奶茶,这单生意不亏哦。”顺手就将奶茶塞进亚瑟手中,“不介意吧?”
        亚瑟看着男人故作调皮的双眼,调皮的背后却藏不住陈旧的往事和年久的悲伤。一刹那,耳畔响起轰鸣,零碎的画面涌入空白的脑海里。
        男人见亚瑟脸色突然变差,伸手想往亚瑟额头探去,在半路被亚瑟捉住手腕,捉得生痛。
亚瑟反应过来后神情尴尬几分,放也不是捉也不是,最后红着耳朵问,“我……以前是不是认识你?”
         男人笑了,摸了把亚瑟的手,“是啊是啊,我和你相识很久,跨过天涯海角,许过海誓山盟,对着海边喊:‘我们一起去征服星辰大海!’ ”
        “等等……星辰大海?”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,跳戏了。”男人的笑容逐渐收敛,叹息一句,“我们相识是事实,认识是事实,即使忘记也不能改变。我不能说太多,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去摸索。”
       手轻轻覆上眼前人的脸,男人低垂双眼,“还能见到你,真好啊。”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 穿上铠甲,手执金黄的利刃,时刻警惕着周围的一切,鼻腔的气体粘稠而沉重,心脏撞击着胸腔,迎击每一次对手的进攻。只有战火与硝烟,进攻与防御,思维一刻不能停止,一旦松懈面临的是死亡与孤独,停下脚步,没有时间抬头,偶尔回忆过去,发现早已忘却天空的颜色。战火时刻是短暂的,更多的是处于无尽的虚空,空无一人,抬头所见别说颜色,连天空都不见。
        潜藏在阴影里魍魉魑魅讥笑着,寒冷顺着骨脊爬向耳边,轻声说:“喜欢这个世界吗?”
 
       亚瑟猛然睁眼,抬手打量一番,没有盔甲,没有鲜血,没有压抑的空间,不禁舒了口气。窗外的太阳早已升起,放眼窗外隐约可以见到海滩。
亚瑟摸摸脸颊,上面似乎仍残留昨日的温度。
 
      “还能见到你,真好啊。”
 
      亚瑟甩甩头,将杂念从脑袋中甩走。
      啊啊,醒醒。
      起床去往大厅,发现阿尔托莉雅早已离开,留下张便条,用大号笔头写下:便当!!!
      三个感叹号足以看出内心的气愤。
      亚瑟想,阿尔托莉雅也是该自己学会做便当了。
      用足饭量做好阿尔托莉雅的便当,不经意见到昨日男人给的的奶茶,拆了胶纸洗干净,在阳台挑枝鲜花插放。
      低头注视绚丽的鲜花,最后在花瓣上轻轻落下一个吻。亚瑟带上便当送餐去。
      经过桥边便见到昨天的白发男人,依旧穿着宽大的长袍,晃着皮鞋。见到亚瑟,举起手,“哈——喽——,能搭个顺风车,去市场那边不远的。走路很累呢。”男人说这话时已毫不客气坐在后座。
       亚瑟一愣,“好啊。”
       一路上过于安静,让亚瑟有点不自在,“我们……真的认识吗?”
       男人说,“认识,当然认识。你只是不记得而已。不会还在纠结记不记得这件事吧?忘记自然有忘记的原因,我的出现纯属意外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但是,你被忘记不伤心吗?”
男人短暂的沉默,最后笑着说“忘记了也挺好的。”
亚瑟突然感到后座一轻,“等等!很危险的……”下一刻就见到男人若无其事在路边拍着衣服上的灰尘,嘴上还嚷着,“哎呀,吓到你了,麻烦了哦。”
亚瑟未走几步就被叫住了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有一个学生,如果你见到他,就告诉他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男人无机质紫色的双眼注视亚瑟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爱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亚瑟白净的脸庞染上绯红,听到自己胸腔发出的轰鸣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发少年踩着自行车落荒而逃。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 虚空中陪伴的只有星光,无言地闪烁,直至有天,第一颗星星开始消失,世界开始暗淡,如同一盏盏灯,关上了,没有亮起的下一刻。
随着星光的消失,身体也愈发沉重,压上千斤石,不得动弹。
        “亚瑟。”
        费尽力气抬起头,映入眼间的是大团大团的鲜花,柔嫩的花瓣砸在眼角。一只手从花海中伸出,用温暖平和包裹着他。
       “亚瑟,没事的。”
   
       亚瑟,没事的。
       只要我还在这,一切都会没事。
 
       无垠的花海,幼嫩的小手拉着魔术师的衣袖,魔术师俯下身,眨着紫色的双眼,“名字?”魔术师笑着揉揉金发孩子的头发,“我叫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梅林。”亚瑟轻声说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说了白次千次万次的名字,贯穿了他的生活的人,他的老师,他的指导者,他的爱人。
有关梅林的记忆如潮水迅速褪去,在尚未完全忘记之前,亚瑟一手将床头的相架甩在地上,在满地玻璃中揭开已褪色的相片捡起底下折叠的纸条。
 
        “哥?”阿尔托莉雅惊讶亚瑟突然冲去门口匆匆离去。
       快点,快点!
       在未被发现之前。
       跑啊,跑啊!
       在未被消去之前。
       未见到他之前不能停下!
       近,近到男人的发丝刮到脸庞。
       捉,捉住那洁白的衣袖。
 
       “梅林!”
       见,见到男人飘起的发丝。
       望,望向紫眸里的倒影。
 
       轻轻地,“嘭”一声,化为鲜红的花瓣,飘落于海面。
       捉住的是万千花瓣,流走的是说不出的思恋
       张开纸条,上面写着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Merlin Ambrosius  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梅林·安布罗休斯
       纸角的笔迹被晕开。
       男孩跪在沙面上,无力地埋于身下。
       掌心的纸条燃起化为灰烬,被风带起,带起碎屑,飘过石坎飘过花丛飘过窗口,落于插放在奶茶杯的鲜花,带着遗忘者的一句哽咽。
        “谁?”

 



【旧剑梅林】好久不见

     亚瑟一直梦到同一个人,笑得爽朗会说奇异的故事的男人。银色的头发在阳光照耀下闪着彩色。
至到最后才发觉和他的相遇是在梦中,一直在梦中。
     他们第一次相遇在亚瑟幼时的梦里,充满了鲜花与欢乐。
 
      艾克托在白日除了教导剑术,这次递出一本书要求背诵前面的骑士宣言。十行左右的诗歌对年幼的亚瑟未免有些困难,利用练剑的空闲抽出时间背诵着,可上面有些句子对他来说未免太过拗口晦涩。或许是深受诗词的淫威,连在梦中也是背着诗词,抱着手臂蹲在地上断断续续背着并不熟悉的宣言。
      正当短路之时,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,接下亚瑟剩下的宣言。亚瑟好奇地抬头,是个男人。白发长至地,一身白袍,双肩佩戴蓝带,紫水晶般的眼睛此时也注视着亚瑟。男人背完后静静看着亚瑟,一声叹息后开始引导亚瑟,而亚瑟毫无犹豫跟着他。
     男人蹲下扒拉亚瑟的金发,亚瑟更为清晰看到男人耳鬓旁三片粉嫩的鲜花。
     是妖精吗?
     “骑士宣言不能只背,要铭记于心中。理解意思并实践。”男人说。“你的老师尚未到来,到时你会更清晰理解骑士宣言。初次见面要带来见面礼吧。”
     双手合上,口中吟诵着奇异的音节,站起在亚瑟上方将双手放开,粉嫩的鲜花和着清香悠悠散下。
     “我叫梅林,好久不见亚瑟·潘德拉贡。”眼角弯起,随后在亚瑟的额头轻轻留下一吻,“我将在这里陪着你。”
    鲜花亲吻着亚瑟的眼角亲吻着嘴唇。男人温热的嘴唇的额间带来了温暖。
    欣喜在胸膛游走。张开双臂抱住梅林,抱住男人纤细的腰身。
 
     梅林的到来总是意预着快乐的到来,挥着手杖在草原上带来亮眼的鲜花,抱着亚瑟读着来自四方的奇异故事。
    在其中的一天,梅林读完故事后,说:“亚瑟,在这之后,你会见到一个老师,她会教导你成为王,学会王的礼仪,历代王的智慧。我依旧会陪伴在你身边,只是见面的时间会缩短,记住我一直在你身边。”
    抱抱亚瑟,轻吻亚瑟的手指,诚恳而忠实。
   

       年幼时还能若无其事叫梅林的名字,而今,这个词却变得难以出口,小小的触动带来了是惊天的颤动,宛如巨龙在海面刮起的千层巨浪,压在胸腔,难以疏解。在一次梅林偶尔讲起他的学生后,亚瑟就用起老师一词称呼梅林,梅林听着老师这个词总是笑。偶尔用老师这词次去捉弄亚瑟,玩得停不下来。

 
      太久了,梅林太久没来了。梅林留下一句有些事暂时消失一段时间后,已是几个月后。伸手小心抚摸那朵娇嫩的鲜花,平时挥剑灵活的双手此刻却笨拙无比。
     亚瑟躺在草地上望着那朵花追思以往,睡意涌上,亚瑟努力睁开双眼,眼皮还是不停耷拉下来。
     叽咯叽咯。
     有人来了。
     亚瑟模糊的视线里出现双漆黑光亮的皮鞋,皮鞋的主人无奈地坐下。“亚瑟做梦很累的。”
    “老师……?”
     一只手盖住亚瑟的双眼,亚瑟感到此时被拖扯,随后头枕在大腿上,梅林的长发偶尔刮着脸庞。
亚瑟快要睡着时,梅林小声地问:“亚瑟?”
亚瑟想去回应却无奈于劳累。片刻后,听到“亚瑟,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  我见过你,在阿瓦隆里做梦的日子里,离开了阿尔托莉雅,在小小的塔里,梦见过你。用几百个夜晚见证着亚瑟·潘德拉贡的一生,从出生到消亡。梦魇不应该懂得爱,冷血至极的生物却在梦中观看一个男人的一生沉沦下去。
 
     迦勒底这个词是梅林不小心说出来的。亚瑟不是第一次问梅林迦勒底的意思,而每次都被梅林搪塞过去。
后来,“亚瑟会去到迦勒底的”梅林笑着说,伸手整理亚瑟稍微凌乱的头发。亚瑟望着梅林,看到魔术师眼中的落寞。

     桂妮薇儿和兰斯洛特的不贞恋情曝光了
     事件爆发后,在臣子一片哭诉,圆桌骑士沉默下,他给予了做出了祝福。桂妮薇儿手上灿烂的玫瑰摔落在地,圆桌骑士满脸震惊。他的老师询问过。
    “或许,是因为爱吧。”
     女魔术师扶着桌角笑得不能合不拢嘴,“将你想说的说出去。没想到这么有趣的啊,赤龙。”

     亚瑟依旧等着梅林,躺在草原上望着永远蔚蓝的天空。片刻或许很久。心脏撞击着胸膛。
梅林来了,他的到来总能给带来欢乐。
白发的男人蹲在亚瑟前,遮挡上方的阳光,带着疲惫
     “兰斯洛特和桂妮薇儿的关系被发现了。”亚瑟说。
      梅林张了张嘴,最后发出无意义的叹息。
“只是有些不明白给予兰卿祝福时,那种奇怪的气氛,我的老师缩在角落里笑。”
     梅林愣了几秒,爽朗的笑声响彻草原。“亚瑟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?”笑得剧烈重心不稳摔在亚瑟旁,漫天银丝在阳光下闪耀着璀璨。直直望着亚瑟的双眼,带着罕见的落寞。
     “老师说要说出自己所想的东西,兰卿和王后不是挺好的吗。”
    梅林扒拉着亚瑟柔软的金发,“王啊……”眼底带着的落寞很快消散,“抱歉今天不能说故事,最近很累,让我睡一会。”眼睛渐渐闭上,亚瑟定定看着睡去的梅林。安静,平和,如同猫儿般将脸     缩在银发间。
    “梅……”说不出,那个词说不出。短促的音节里蕴含着波涛的巨浪,思绪一动便能在胸膛刮起巨龙     翻滚的压迫。
     “老师,我从罗马回来后,你会到来吗?”
     得来的是平缓的呼吸声。
     张手捋起银丝,缓慢,有力的握实。
 
     与罗马定下条约,历经几月的艰辛终于得来回报,回归的途中本应欢喜,却在海岸线见到林立的士兵。
     士兵传来了不安的消息。
     莫德俊,兵变。
     战场的烟火持续到黄昏,卡姆兰结实的黑泥插满了折裂的长矛与断刃的长剑。闪耀金光的长剑混和着血肉的撕裂插入黑色的剑士身躯里,而锋利剑刃也削去半边的盔甲。
    鲜血渗入泥土,流过万千历史的沉淀,沉入深渊。
 
     蓝与白银的骑士站在开满鲜花草原中央,忍受剧痛等待着他思恋的人。
     突如其来的强风携着飞舞的花瓣擦过骑士的脸庞,白色的长袍在远处随风飘舞着。
     近在咫尺。
    抬起发出咯吱咯吱响的骨头。
    一步,士兵挥洒热血吼出长啸,战死于沙场,兵器碰撞的响声,血肉插入的牙酸。
    二步,妇女儿童的哭泣蔓延在原本安乐的村庄,悲痛咒骂在寒风中传至远边。
   三步,骑士们站在殿中听候命令,各色的神态闪烁于脸上。
    四步,银发的女魔术师在窗边说着不为人知的故事,留下一句话,起身前往理想乡。
    五步,抽出石中剑盛载欢呼混杂咒骂将新王簇拥至王位。
    六步,扬洒汗水站在灼热的太阳下,呼着热气挥动木剑。
    七步,微风吹拂男人的银发,抬起双手洒下粉色的花瓣说我叫梅林。
    千言万语呼之欲出,最终化为抬起剧痛的手臂遮挡眼前人澄紫的双眼,轻吻手背,似能吻住眼前人的睫毛,在轻吻手背的瞬间化为万千星光消散于风中。留下一句:
    梅林,我喜欢你。
   
    他成为了英灵,漫步于时间的长河,响应召唤参与圣杯战争,追逐第六兽穿梭于各个时间点,遇见了那名御主。
    最终在虚空中握下凭借结缘带来呼唤的光点,来到迦勒底,在各色的英灵中看见了白发的魔术师说着。
    “好久不见。”